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非全職同人放置處
*主黑籃/APH/刀劍/YOI
*其他CP可能也會有一點點
*偶爾放點自創←

【壓切宗】The past is passed

*一個被我硬說是壓切宗的小短篇(欸
*標題並不是你們所以為的那樣←
*算是現paro......吧(欸
*因為是現paro所以大家會顯得Happy一點,嗯,對(what
*我流設定(?)……很多(幹
*&硬帶了一下小夜玩……我真的好喜歡短刀們啊(警察先生就是ry
*好喜歡左文字兄弟啊(不重要的資訊
*用奇怪的姿勢下坑……嗎?
*CP初體驗,可能會OOC TOT



  小夜從學校回來時是紅著眼睛的。小男孩子一手捏著破破爛爛的小畫冊,一手緊揪著制服下襬往上提──裡頭兜著好多五顏六色的糖果。饒是宗三這樣心思細膩的人也沒辦法藉這兩個線索弄清眼前的狀況。於是他先把弟弟迎進家門,替弟弟尋來一個漂亮的玻璃罐,讓男孩子把珍貴的糖果們小心翼翼裝進去,期間小夜始終攢著那本畫冊沒鬆手過。

  「好啦。」宗三把小夜抱上膝頭,「今天怎麼了?」

  小夜是堅強的孩子。聽見宗三問話,他吸吸鼻子,忍著沒有在哥哥懷裡嚎啕大哭,只在眼睫眨動間滾下兩顆眼淚。

  事情大要就是同班的孩子想看小夜的畫冊,可小夜不肯,兩人在爭執之中不小心撕壞了本子(也不知道怎麼搶得能從中撕成一半)。小夜原以為自己能撐住,可說著說著小孩子還是忍不了委屈和傷心,又不想丟臉地哭出聲音,只好硬憋著,憋到後來就止不住地打嗝。宗三又心疼又好笑,手一攬把小夜整個按進懷裡,溫柔地說:「從現在開始我什麼都聽不見哦──」

  小夜這才哭出聲來。宗三像哄小孩子一般輕輕擺盪著身體,一下一下拍著弟弟的背。好一會男孩子發洩夠了,從宗三的懷抱裡赧然抬起頭,宗三早就備好紙巾,把弟弟哭得亂七八糟的臉重新打理乾淨。

  「畫冊我會找人幫你修好的。」宗三承諾,輕描淡寫地彷彿這本就是一件容易的事,「然後呀……收了藤四郎們善意的糖果,要好好向人家道謝哦。」

  小夜點點頭。

  「那麼、現在去把手洗乾淨吧。」宗三說,一邊把男孩子抱下去,「準備了你最喜歡的點心喔。」

  聞言小夜鄭重地把畫冊交給宗三,接著喜孜孜地去廚房洗手了。



  「……所以就來找我了是嗎?」

  長谷部抱著手臂,看宗三大肆入侵他的冰箱和零食櫃,認命地去給人燒水泡茶。

  「嗯~」宗三伏在桌上,嘴裡正塞著一塊蜂蜜蛋糕,說起話來有點口齒不清:「我相信……有能力幫教堂修補畫作的長谷部君的技術哦。」

  ……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長谷部直搖頭,更何況這兩種情況根本完全不一樣。不過宗三打定主意了要他幫忙,他肯定不會拒絕的。長谷部想著,又嘆了口氣,接著他把紅茶往宗三面前一擱,朝對方探過手去,粗魯地替人把唇邊的蜂蜜漬給抹乾淨,「慢慢吃,別噎著。又沒人和你搶。」

  宗三懶洋洋地瞇起眼睛,看上去挺高興。

  不過……長谷部猶豫了下,「這不是小夜很重要的東西嗎?被我看到沒問題?」

  宗三偏過頭,「嗯……大概?」

  長谷部簡直無言以對。

  「我也沒看過嘛。」宗三慢悠悠地解釋:「小孩子也是有隱私的哦?要尊重和信任他們。」

  「既然如此、」長谷部頓了下,「一起看吧?」說著便側身讓了點空間出來。宗三若有所思地盯著長谷部好一會,直到長谷部害臊尷尬地別開視線,才像條游魚一般,安靜優雅地滑溜進他懷裡。

  他們小心地一起翻開第一頁。

  感覺是很久之前的圖畫了。年紀小的孩子畫不出太複雜的東西,整張紙被用蠟筆畫成的三個小人佔掉大半版面,一個淺藍色的,一個淺粉色的,和一個深藍色的,特別小。旁邊還有一行字,歪歪扭扭的,還帶著錯字。

  『終於能和哥哥們在一起了。』

  宗三幾不可見地抖了下,長谷部從後頭按住他的手,那樣溫暖而寬大的手掌,溫柔而堅定地牽著他翻過下一頁。都是圖畫搭配簡單的敘述。

  『過生日原來是這麼開心的事情。』
  『第一次收到禮物,真的……謝謝。』

  『今天的點心是柿餅,最喜歡了。』

  『幫忙哥哥做家務,被稱讚了。』

  ……

  『班上有好多叫藤四郎的,看起來感情很好。』
  『我也能……嗎?』

  『有朋友的感覺真好啊。』

  ……

  長谷部異常冷靜地陪著宗三把畫冊看完。宗三從翻開第一頁開始就不說話了,到後來更是越看越往長谷部懷抱裡鑽,可視線卻是半分沒從畫冊上移開過。長谷部曾有數次想阻止宗三繼續看下去,但想想又作罷了。

  宗三。長谷部輕聲喊他,「你還好嗎?」

  宗三低低應了聲,掩著臉縮在長谷部懷裡。

  沒事的。長谷部說:「都過去了。」

  就這樣看完它,並且放下它吧。而他現在需要做的只是安靜地、悄悄地,把手臂偷偷收緊,將他的戀人護在懷裡。

  都過去了。










*別問我在幹麻ry
*說是CP文結果用小夜刷了半壁江山我也是滿猛ㄉ(自己講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