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非全職同人放置處
*主黑籃/APH/刀劍/YOI
*其他CP可能也會有一點點
*偶爾放點自創←

【壓切宗】HS長谷部的煩惱

*現paro
*短短短
*長谷部基督教徒設定
*搞笑文(?),大概,期末好不容易過去了就是該放輕鬆(哭著說
*雖然講是壓切宗但是宗三從頭到尾沒出場(幹
*出場的是心之友光忠和未成年的侄子Big俱利伽羅(?
*偷刷個燭俱ry(嗯?
*微妙下品吧……吧,但我自認我還是很含蓄的(自己講
*OOC求輕噴



  壓切長谷部最近有個嚴肅的煩惱。
  ──論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如何面對婚前性行為。

  燭台切光忠剛聽到這個問題時沒忍住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因為他不只對人家的侄子婚前性行為,人家侄子還是個未成年──,而大俱利伽羅本來就不太愉快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沉──誰會想聽自己的叔叔談論這個。

  尷尬恐懼症都要發作了好嗎。

  於是大俱利伽羅直接從根本解決問題:「那你們就去結婚。」

  「日本還沒通過同性婚姻的法律。」燭台切委婉地提醒他,「也不允許雙重國籍,去外國結婚也沒辦法。」

  「嘖。」

  「但先不論結不結婚──」燭台切又說,用詞依舊委婉:「聖經裡頭說走後門就是犯罪呀。」

  長谷部聽了一口茶直接噴出來。大俱利伽羅眉頭又是狠狠一皺,也不知道是對長谷部噴的那口茶還是對燭台切說的那句話。

  「我們可以停止談論這個話題嗎?」大俱利伽羅說。

  顯然不行。

  長谷部還在想那犯罪的走後門,一臉風中凌亂。

  「別想那麼多。你們心地善良又真心相愛,有什麼關係呢,神愛世人嘛。」燭台切用一種彷彿替人證婚的口吻,最後雲淡風輕地鼓勵他:「上吧,長谷部。」

  簡直不明所以。
  長谷部試圖挽回他碎裂殆盡的三觀。

  還好大俱利伽羅及時前來正樓,「所以結論到底是什麼?」

  「用腿吧。」燭台切說,一拍大腿,「這樣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最後他被叔侄倆聯合塞進沙發底下。

  「你們還是去結婚吧。」大俱利伽羅黑著一張臉,從茶几的抽屜抽出一張結婚登記表啪一聲拍在長谷部面前,「明天就去!」

  「就說沒辦法結婚了……」長谷部把紙抽起來,突然一愣。

  等等。
  ──這東西是從哪來的?










*是的,就這樣,沒了
*……我果然不適合搞笑呢(痛哭流涕
*寫這篇之前看到這個報導 覺得so sweet


评论(2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