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非全職同人放置處
*主黑籃/APH/刀劍/YOI
*其他CP可能也會有一點點
*偶爾放點自創←

【壓切宗】我們的嬸嬸有點怪 02

*今天整個人心浮氣躁,寫個壓切宗(真 本丸流水帳)來鬆緩心情qq
*幼女嬸
*微妙石青暗示
*壓切宗互動少到我打TAG打得好心虛ry

06.

  事後審神者被教訓了一頓。

  「我並沒有挑釁的意思。」她說。委委屈屈翻開矮几上的書本遞到歌仙兼定面前。「爸爸讓我背的。」此處應指石切丸。

  歌仙拿起來瞄了兩眼,嘆氣:……怎麼就這麼剛好呢。

  建議您惡補一下。歌仙說:「您就知道你多麼失禮了。」

  審神者打開瀏覽器。
  審神者關掉瀏覽器。

  審神者飛快跑出去,和新任近侍宗三撞了個正著。宗三雖看起來弱不禁風,也只是相較其他刀劍男士而言,只見他稍微晃了兩晃,悠悠一伸手便把差點摔下沿廊的小女孩子拎回來。

  「出陣吧。」審神者仰頭看他,語調緩慢卻很堅定。「我們去戰場吧。」

  不得不說宗三一開始是有些觸動的。直到後來他一而再再而三被派去出陣、遠征、出陣、遠征、出陣、遠征……

  宗三紅臉了。

07.

  「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長谷部面色陰沉。「想炫耀主上對你的特別對待?」

  手合剛剛結束,兩人皆是滿身大汗。他並不覺得在如此狼狽疲憊的情境下談論這種話題能有多愉快,乾脆背過身去逕自解了護甲,擱下刀,扭身從一旁的儲物櫃裡取出供手合後使用的乾淨毛巾。長谷部杵在櫃子前想了想,還是多取了一條出來。

  「喏。」他把毛巾扔到宗三腿上。

  宗三有些驚訝。「……謝謝。」

  長谷部只是哼了聲:「所以說、你什麼意思?」

  「啊……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宗三把自己稍稍打理整齊,抬起袖子,掩嘴微笑。「我只是想藉這個例子告訴你。我們大概還會繼續共事──」

  紙門突然被敲了兩下。宗三猛地打住原先的話題,溫聲應門。外頭的人這才將門拉開,是本月擔當近侍的蜂須賀虎徹。他同兩人簡單打了招呼,接著便道:「請兩位一個小時後前往正廳,主上要安排兩位出陣厚堅山的相關事宜。」

  又說:「另外兩位明日將一同進行內番。請不要遲到了。」

  語畢他匆匆行了禮,帶上門離開。

  宗三笑盈盈地轉過頭,果不其然看見長谷部越發難看的臉色。見此他更是笑彎了眼睛:「嗯、我剛剛說到哪了?……啊、對。我們還要共事──很長一段時間。」

  他一攏頭髮,笑容看起來又溫柔又可惡:請多指教呀?

  長谷部倏地站起身,一臉慍怒的陰沉樣子,步向門外的腳步悄然無聲,人也不發一語,只在紙門堪堪闔上前才惡聲惡氣留下一句:「請多指教。」

  宗三兀自端坐著,待人遠去,終於忍不住低笑出聲。

08.

  今天審神者跟他們一起下田。

  本丸後頭的田地當中,靠近本丸那側有一個角落是屬於這位小女孩子的──雖然廣義來說這整片田都是她的。那塊地專門種一些或新奇或好養活的小東西,有時是香草,有時是蔬菜,最近她迷上小番茄,小巧果實一粒粒艷紅圓滾,酸甜生香。

  審神者換上輕便的裝束,踩著木屐抱著小籃子走在最前頭。她個子小,腳步卻飛快。宗三瞧著小女孩子高高紮起的頭髮一甩一甩,心道這機動都快要趕上長谷部了。

  三人在小蕃茄田邊停下。

  「宗三。」她把籃子往宗三那裡一遞,說:「這給你。」

  她竟是一副要和長谷部去下田的樣子。宗三愣愣接過她手中的竹籃子,滿腹困惑:「您……?」

  「您這樣會吃不消的。」長谷部攔住她。「這等粗重工作讓我來就行。」

  這意思是他直接把宗三和審神者劃分到一塊去了,宗三正想抗議。便聽得審神者軟糯的嗓音悠悠透出面紗:不會呀。

  她捲起袖子。「以前也是這樣的。」

  剛開始什麼都沒有,要錢沒錢、要資源沒資源,刀也只有寥寥幾把,至於刀裝那就更不必說,就算只是顆綠珠子也得供著用。每天一睜眼要忙著掙錢掙資源,一點點攢下來鍛刀做刀裝,還要養活維持整個本丸上下。

  她不會打仗、不善佈兵、不懂行陣,運氣絕對不差但也沒有好到能一夕致富安家。小女孩子戰戰兢兢終日惶惶,成天杵在正廳守著法陣,生怕自己把整個本丸搞垮。後來自覺這樣不是個辦法,乾脆和對農務同樣一竅不通的刀劍男子們一起在田裡瞎摸索,至少這樣還能多勻一個人出去遠征。

  「我很會摘玉米哦。」她說。帶著兩人走到種植玉米的區塊,一次一個下手俐落,不一會腳邊就圍滿了玉米。

  審神者瞧著也摘夠了,回頭看向兩人。這時候必須給予正面的回饋。長谷部和宗三難得有了共識,可偏偏這對兩人來說有點、實行上的困難。

  請問該如何正確而有效的鼓勵一個小女生?

  宗三默默退後一步,坦然用一臉無辜來回應長谷部的瞪視。

  「……真厲害。」長谷部表情有點不太自然。但後半句倒是真心實意:「您辛苦了。」

  「要活下去,哪有不辛苦的呢。」她說。長谷部和宗三一時有些愣神,不知該如何回應,突然審神者平板地啊了聲。長谷部一個激靈,肅容道:「怎麼了?主上。」

  「只帶了一個籃子。」而那是她要裝她的小水果用的。

  聞言宗三轉頭看向長谷部。

  「……是。」長谷部說:「我這就去給您拿過來。」

  審神者萬分感激,可她夠不到長谷部的肩膀或腦袋,只好折衷拍拍他的手背。

  長谷部幹勁十足地衝了出去。

09.

  近日新加入的刀劍男子數量突增。審神者翻著刀帳,一邊對自己的運氣摸不著頭緒,一邊握筆沉思房間該如何安排。

  她飛快在紙上刷刷刷塗了幾筆,擱在一旁晾墨,接著呼喚候在屏風前的近侍進來。新的刀劍男子們已經輪流當過一回近侍,於是被安排在本月的青江再次被換上來。他提著馬尾在審神者面前坐下,小心翼翼不去壓到自己的頭髮。

  「重新改建得要一點時間。」她對青江說:我想暫時先讓幾個人住到一塊。

  青江聽了很是高興的樣子,指著自己笑瞇瞇地問:「那麼近水樓台的我,是不是有先得手的機會呢?」

  審神者回:「有的呀。把你和石切丸放一間了。」

  青江:?!?!?!

  青江:「您──」

  小女孩兒當他有什麼疑問,把紙撈過來往桌上一攤,示意青江自己過來看。而這一瞧,可看見了有趣的東西。他幾乎要止不住笑意,指著其中一間問:「這樣的安排沒問題嗎?」

  審神者聞言湊了過去。「長谷部和宗三,有什麼問題嗎?」

  「我以為他們關係並沒有那麼融洽。」青江出言提醒,雖然並不是出自於好意。他很明白這位做出決定之後斷不會再更改,他會這樣說只是想看熱鬧罷了。

  「他們……?」審神者偏了偏腦袋。

  ──他們不是在一起嗎?
  那位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

  青江的笑意霎時凝在嘴邊。

  等等所以照這樣來說分配和誰同住的標準是?????

  大抵是太過震驚,青江沒發現自己真的把內心所想問出口來。審神者聽畢瞅了他一眼,低頭又去端詳她那張紙,邊琢磨著邊道:「你和石切丸不是也──」

  青江奪門而出。

10.

  有時候無心也是一種罪。
  各種方面的。








*寫完真的心情大轉好 謝謝笑面青江的努力(青江:幹

评论(6)
热度(48)
  1. 人偶桑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