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非全職同人放置處
*主黑籃/APH/刀劍/YOI
*其他CP可能也會有一點點
*偶爾放點自創←

【奧尤】小段子集合

*草原paro
*之前斷斷續續記錄在噗浪上的小段子集合
*草原部落的王儲和被撿回來的新娘(不)的故事
*親友說是霸道單于愛上我 我竟無法反駁
*寫成本子大概是YOI Only的事情了,下面都是段子集合
*有奧塔別克姊姊的私設



#0 前情提要

  沒落貴族公子Yuri在投靠表哥維克多的路上遇搶,因為戰鬥力太強太棘手所以被下藥放倒,在昏睡中被強盜準備轉賣到草原,被路過(?)的奧塔別克的姊姊發現了,見義勇為收拾了這些壞傢伙,但Yuri實在太好看了所以被姊姊捲在華麗紋樣的毯子裡帶回家然後在奧塔別克面前嘩啦一下抖開。

  奧姊:「嘿我給你撿回了一個新娘!」
  奧塔別克:?????

  大概是這種感覺。


#1 關於洗澡的一些問題

  那是一個湖泊——巨大的內陸湖。湖面平靜澄澈像是一盤鏡面,直接把遠山藍天都給拓了下來。

  草原的太陽有些曬,而尤里一身嬌養出來的皮膚尚不能適應,奧塔別克等策馬出發後才想起這件事情,便將人囫圇裹在自己的斗篷裡。此時尤里已經從斗篷裡掙開,眼睛睜得大大的,為這巨大的盛景無聲驚嘆。

  「過去嗎?」奧塔別克問。尤里還沉浸在眼前的景色,聞言只覺得破壞氣氛,於是往後蹬了他一腳:「廢話!快走!」

  在距離湖邊不遠處奧塔別克止住了馬,抱著尤里自上頭翻身下來,一落地尤里便迫不及待往湖裡跑——天知道他有多久沒能痛快洗一次澡——,奧塔別克早就看破他心思,這也是他這次帶尤里出門的目的,更不會去攔阻他。奧塔別克認為這時候尤里應該更願意獨自一人,於是他便留在岸上處理晚間露宿需要使用的物品。

  奧塔別克的猜測是正確的。尤里現在只希望一個人,好好的,洗次澡。他不太能適應草原上兩三天才洗一次澡的生活,也很不習慣與奧塔別克一起分享只有王儲才擁有浴場——雖然那大得可以。他偷偷觀察著身後的奧塔別克,發現對方是真的沒打算理會他,立刻將外衣外褲一口氣全脫了,只留下最裡層的棉質短衣,像條小魚一樣鑽進水裡。

  儘管這是個內陸湖,尤里卻不敢跑得太遠,一方面是他摸不清湖究竟有多深,一方面是在草原上度過了這麼多日子,他完完全全明白自然有多麼可怕。

  他痛快地把自己清理乾淨,又玩了會水,這才心滿意足游回岸邊。奧塔別克已經搭好帳篷,還點起了火堆,奶香味從火上的小鐵鍋裡飄散開來。

  「嘿!」尤里站在淺灘處大力踢打水面,試圖引著奧塔別克往他那裡看,而男人的確也看過來了,四目相交的那刻尤里突然忘了自己原來想幹什麼,最後只能侷促地開口:「……你不來嗎?」

  奧塔別克搖搖頭。「晚點吧。」

  「為什麼要晚點?」尤里有些尷尬,回身往湖心挪,淺水區的邊緣剛好沒過他的腿根,他無視已然站起身來的奧塔別克溫和的警告,百無聊賴地蹬了蹬腿,卻被湖底的暗潮帶過去,一頭栽進水裡。尤里在慌亂中吃了點水,右手為了求生反射性高舉著試圖伸出水面尋求救援。然而這不過是幾秒鐘內的事情,他還來不及感到害怕,岸上的男人便破水而來,一把箝住他的上臂,將他整個人拖出湖面,尤里就這麼被拖著撲進奧塔別克懷裡,他小聲咳嗽著,感覺到男人寬厚的手掌輕柔拂去自己緊閉著的眼睫上的水珠,接著將濕透的髮絲攏到耳後,最後一下一下拍著因後怕而瑟瑟發抖的背脊。

  沒事了,別怕。

  奧塔別克把尤里抱起來,少年難得溫馴地摟住他的脖頸,將腦袋伏在他肩上。他把人送進溫暖的帳篷裡,替換下濕透了的衣物,又用早就預備下的羊絨毯子將小傢伙擦乾裹好,安置在火堆旁邊。羊奶煮得過頭了,奧塔別克索性把麵包切片放到鍋裡,尤里總是抱怨它太硬,現在泡軟了吃正好。

  尤里捧著熱呼呼的羊奶和終於柔軟下來的麵包,看奧塔別克沉默地咀嚼用麵包、乾酪和肉乾組合成的簡便午餐,只覺得硬得牙根發酸,不由得把手裡的碗湊到奧塔別克面前。

  奧塔別克拒絕了,說:「你吃。」尤里皺著眉頭,有些惱火男人總是處處讓著他而委屈自己,於是揚聲喊:「誰要分你吃,是要和你換一口!」

  他扯過奧塔別克的手腕,往那份他根本興致缺缺的餐點上咬下一口,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

  超硬。

  ……但是不能浪費食物。尤里不斷告誡自己,漂亮臉蛋滿是隱忍和為難,奧塔別克不由得笑了,接過盛著羊奶的碗小啜一口,又還到尤里手上。「我已經習慣了——遠行的人們都是這樣的。」

  說到底還是在遷就他嘛。尤里有些洩氣,咕嘟幾聲埋頭喝光了鍋裡所有羊奶,並狼吞虎嚥地解決所有羊奶麵包,悄聲打了奶嗝。

  奧塔別克就著尤里專注用餐的模樣嚥下最後一點肉乾,伸手替人抹去唇邊一小圈奶印子。


  (~一開始原本想讓他們親親結果他們卻原地吃起了午餐~)


#2關於生病的一些問題

  貝莉塔拽住弟弟的上臂將他扯出帳篷外。他已經待在裡頭整整三天沒有出來過了,自從尤里發起高燒的時候。不同於帳篷內溫暖過分的空氣,外頭迎面而來的冷風讓奧塔別克不自覺顫了顫,原先面對帳篷中人的溫柔表情也霎時冷硬起來。

  「這樣行不通的。」貝莉塔說:「不能再這樣下去。奧塔別克,你不能。」

  「沒什麼不能的。」奧塔別克顯然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一轉身就要進入帳篷,再次讓貝莉塔給拉住。

  「聽著奧塔別克,」一向溫柔的女人難得豎起眉目。「他現在需要一個醫生,而不是被困在草原上等死。」

  奧塔別克沉默不語,於是貝莉塔接著說下去:「我們治不好他,我們都知道,你也知道草原上有多少人因此丟了性命,他……他……」貝莉塔為她接下來的話語感到痛苦和悲傷,可她還是艱難地從酸澀的喉間將它們硬是擠了出來:「……或許他從來就不應該來這裡,他不是屬於草原的人。」

  「他會是的。」奧塔別克非常冷靜,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只要他願意,他足以媲美我們任何一人,他擁有戰士的眼神。」

  「我不會讓他回去。」奧塔別克停頓了一會,似乎正在思考。「如果他需要醫生……。」

  那我們就去弄來一個醫生。王儲如此下令。

  貝莉塔知道弟弟一旦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即便是一個如此蠻橫而無理的決定。她回頭翻身上了馬匹,帶著王儲的命令離去。

  貝莉塔離開後奧塔別克依舊站在外頭,直到被凍僵了臉才彷彿從夢境裡甦醒,他進入帳篷,在靠近尤里所在的柔軟床鋪前他先在火盆旁將自己烤暖,確認自己完完全全褪去寒氣後小心翼翼坐到尤里身邊。美麗的少年緊閉著眼睛,睫毛一顫一顫,或許是睡得那麼不安穩,粉白的唇裡斷斷續續吐出細碎囈語。奧塔別克伸手探了探他的額溫,比起之前好了許多,但還是太燙了。他憂心忡忡地收回手,卻在半途被一把握在高熱的柔軟掌心裡。

  「別送我走……。」尤里依舊閉著眼睛,夢魘悄悄在他的夢境裡勾出一段悲傷的記憶,少年在夢中低聲啜泣起來。「奧塔別克……。」

  「不會的。」奧塔別克緊握住那隻比他小上一號的手,俯身親吻尤里的額頭。「不會讓你走的。」

  就算你未來感到後悔了、厭倦了,都不會放的。


#2.5 關於那個被抓來的醫生

  一個黑髮黑瞳的東方醫生被倉促塞進了帳篷裡。

  從遙遠島國前來大陸學習和旅行的醫生還來不及扶好自己歪掉的眼鏡,就立刻被帳篷主人扯到一張床鋪前強按著坐下來。好脾氣的醫生並不惱火,他向來能夠體諒每一位焦急心慌的病患家屬,而在前來的路上他已經聽聞過細節了,狀況似乎並不樂觀。醫生首先戴好了眼鏡,將病人的面容從裹得太過頭的毯子下頭解放,在看清楚對方面容後他不由得愣住了。「尤里……?」

  被吵醒的尤里正不高興呢,還以為是奧塔別克又去哪裡尋了奇怪的藥回來給他,才想著這次一定要拒絕,沒想到下一秒就聽到許久未聞的無比熟悉的嗓音,他猛地要起身,卻弄得自己腦袋發暈狼狽摔回床上,氣得他大叫出聲:「你這豬頭怎麼會在這裡……」

  「連罵人都有氣無力的呢。」醫生嘆了口氣:「要是讓維克多知道了可就糟了。」

  雖然是不同層面的,但此時的奧塔別克和尤里心裡同時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大事不妙呀。


#3 關於打獵的一些事情

  「看起來好像挺好吃的。」尤里說。其實他只是隨口一提,可奧塔別克似乎當真了,馬鞭一甩縱馬追了出去,尤里根本來不及反應。

  「嘿!奧塔別克!」他扯著喉嚨大喊,可對方已經聽不見了,他只好拍馬跟著追上去。

  另一頭迅速跟上獵物的奧塔別克鬆了韁繩,提起長弓,反手從箭袋裡抽出一支箭矢,搭弓拉弦,像一張盈滿的月。尤里追上來時正好目睹奧塔別克一擊得手的瞬間,他持弓的左手還沒鬆下力氣,肌肉緊繃鼓脹,線條緊實,看得尤里一愣一愣的。這時奧塔別克回頭瞧見了他,駕著馬匹趕了過來,剛毅面容上男人眼底的殺意尚未散盡,英俊冷冽宛如祭壇上的戰神像,而這莫名讓尤里感到有些不自在,他困惑地摸摸自己發燙的耳尖,嚷著要看那隻獵物。

  然而奧塔別克卻是將弓箭一併交給他。

  「試試?」

  尤里有些猶豫。他的確對自己的箭術極有自信,但這份信心面對的是首都那些手無縛雞之力,或以箭術附庸風雅的貴族們,但在從小便與弓箭和馬匹一同長大的草原的子民面前……。

  『你擁有像戰士一般的眼神。』
  這是奧塔別克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尤里握緊弓箭。

  「你等著吧!」尤里呼喝一聲,騎馬奔了出去。「我一定會獵到比這個還大的獵物!」

  這回換奧塔別克被落在原地,他一扯韁繩,立刻追了過去。

  (原本寫到這裡以為可以有什麼進展了,結果又要吃……)
  (氣得我決定快轉跳過一切(半夜被自己餓到)

  打獵到最後變成兩人的騎馬競逐,勝利者將體力耗盡的少年抱下馬來,在尤里強硬的堅持下,奧塔別克半信半疑放他一人獨自生火,自己則提著獵物到不遠處的水邊清洗處理。他一心惦記這尤里那裡的情況,幾乎是小跑著回到休息地,尤里真的把火生起來了,他看著奧塔別克的表情格外得意洋洋。

  「只是生火而已怎麼可能難得倒我!」尤里說,邀功的意圖非常明顯。

  可惜奧塔別克不善於表揚別人,於是他獎勵尤里一頓豐盛的烤肉大餐。










*事發突然不過CWT45大概會出個奧尤無料>O<,內容大概是之前那篇〈可愛的一朵玫瑰花〉的後續XD


评论(4)
热度(39)